图片 1辛明珊胞弟表示,与姊姊并不亲近,也和她儿子卢彦轩极少谈话。
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台湾商会前会长辛明珊在2015年怀疑被儿子买兇谋杀案,昨日在宾顿市的安省最高法院继续开审。死者胞弟在庭上表示,由于辛明珊生前有一宗官司涉及大笔款项,因此找律师办理不担任遗嘱执行人。控方传召的第一个证人是皮尔区警队12分局刑事调查组探员John
Keaps。他说,2015年4月9日早上是依据失蹤人口的调查方式,向各大银行查询账户。丰业银行位于Robert
Speck
Pkwy.大道2号的分行证实,辛明珊的户口在2015年4月8日下午4时31分有活动,于是他向该幢商业大厦管理处索取大堂的闭路电视录影片段查看。辛明珊的胞弟昨日亦出庭作供。他声称,辛明珊失蹤当日(2015年4月8日)早上,曾与她通电话。辛明珊接母亲午膳后,再返回他与母亲一起居住的寓所接他,然后由他驾车送辛明珊及母亲到辛明珊位于Shipp
Dr.4151号的镇屋,再到辛明珊所开的足疗店取回涉案的黑色宝马7系房车。他们3人到达镇屋的地下停车场时,看见另外一个车位停了一辆路华SUV。辛明珊原先叫他在地下停车场等一会,但后来又说不必送她到店铺取车。辛明珊的胞弟说,自从辛明珊在2014年遇袭后,就在他与母亲住所对面街的柏文租了一个两睡房单位,晚上都在柏文过夜。胞姊失蹤
弟曾与外甥谈宝马有GPS辛明珊的胞弟说,辛明珊经常把汽车借给朋友使用,然后开走母亲的汽车。他时常要问辛明珊取回汽车。涉案的宝马房车,在案发前被辛明珊的前夫借用。镇屋地下停车场看见的路华SUV属于公司车,曾看到店铺职员驾驶。另一辆平治ML型SUV,则由辛明珊的男朋友驾驶。事发早上,辛明珊驾驶的平治C280是在母亲名下登记,但母亲不开车。辛明珊的胞弟又说,辛明珊失蹤后他曾向她的儿子提及宝马7系房车有卫星定位仪。辩方律师向辛明珊的胞弟查问两人关係。他说,由于年龄差距,辛明珊像他的第二位母亲。两人除了有事情之外极少联繫。辩方律师问他是否因为知道辛明珊有大量债务因而不想接手,找律师除去他担任辛明珊遗嘱执行人的身分。他说,一方面是不想接受辛明珊的生意,另外是知道辛明珊有涉及大笔金额的官司,但并非债项。途人发现车上满脸血尸体发现辛明珊尸体的途人Rosey作供时表示,她在2015年4月10日到上述的商业大厦约见会计师。她的汽车正好停在涉案的宝马7系房车旁边。停车时比较匆忙,其后準备取车离开时,看见黑色汽车的司机位,有一名扣上安全带的女子满脸血。由于车窗玻璃颜色较深,于是走到前方从挡风玻璃往内看。她又担心自己眼花,于是截停一名路过停车场的女途人。两人确认后立刻折返商业大厦,要求两名正在外面吸烟的保安人员报警。她说,看到第一名保安打开车门,随后到达的第二名保安也查看。警察到场后就封锁停车场和商业大厦。控方今日将继续传召其他证人,出庭作供。

多伦多台湾商会前会长辛明珊遭杀害案,昨日在宾顿市的安省最高法院续审。两间店铺的柜?职员在庭上均表示,极少看到辛明珊和儿子卢彦轩一起出现在店内,但两人看来相处很好。位于密西沙加Sherwoodtowne
Blvd. 4310号养生馆的柜?员张淑芳(Shu Fang
Zhang,译音)昨天在庭上作证时表示,辛明珊在2014年11月遇袭前经常到店内,有时每日一次,有时隔2至3日一次;但2015年3月份以后,只见过辛明珊一、两次。她说,辛明珊的儿子卢彦轩大约每星期2至3次到店内,有时问生意,有时只是取走店内现金。在2014年11月以前也有见过卢彦轩,大约是每个月1至2次。控方播放一段分店闭路电视的录影。证人表示,2015年4月8日的片段显示,一名在另外一家分店兼职的男子Taylor到店内,拿出加油站单据,她给予20元。该名男子通常送东西到店内。男友曾驾驶辛明珊汽车她说,2015年4月8日下午有见到卢彦轩。因为前一天,卢彦轩的外祖母在店内留下宝马汽车的车匙,声称卢彦轩将在翌日到取。控方播放的分店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卢彦轩在下午2时17分到达,当时柜?前有另外一人。卢彦轩先取走店内的无线电话,在2时18分放回电话,然后取车匙离开。检控官伦威克(Paul
Renwick)问证人,是否有店门钥匙。证人说,店铺的6至7名员工都有钥匙。被告奥多尼奥(Justine
Ordonio)的辩护律师扎杜克(Peter
Zaduk)盘问证人,是否知道店铺有其他股东;又问Tim
Chiu是否Milton分店股东。证人回答说,知道Jas
Gill是合伙人。只知Tim是辛明珊男朋友,不知是否有股份。她又说,有见过Tim驾驶辛明珊的汽车。证人又表示,卢彦轩在店铺没有正式的职位。有时会到店内理髮,帮辛明珊递送物品,或收取现金和支票。辛明珊与卢彦轩甚少一齐在店铺出现,但两人看起来很亲密。卢彦轩从不留通话纪录证人作供说,辛明珊在2014年遇刺后客人减少,生意受很大影响。她也知道辛明珊死前有意出售两间分店。另外一名在黄金广场分店任兼职柜?的李斯葵(Si
Qua
Li,译音)在庭上表示,大约一个月见辛明珊一次。她称呼辛明珊为大姐。2015年4月8日当天接到卢彦轩的短讯,通知她要过去。卢彦轩以前也有过几次收每日营业的金额。从闭路电视的片段可以看到,卢彦轩在晚上8时22分到分店后,向证人借手提电话。店内另一部闭路电视的录影看见卢彦轩走入一间按摩用的房间讲电话。证人说,卢彦轩不使用店铺的电话,以前也曾多次借手提电话予卢彦轩。卢彦轩打电话后,从来没有留下通话纪录。证人表示,卢彦轩打完电话后向她说辛明珊失蹤,又问证人有没有打电话找辛明珊。证人当时回答没有。证人说,案发前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辛明珊。她又说,辛明珊和卢彦轩一起时相处很好。辩护律师问证人,卢彦轩有没有毒瘾。证人回答说,不知道。律师又问证人,店铺生意是否在辛明珊死后下跌50%。证人回答,不知道;又说,在11月辛遇害后有一点影响。律师追问说,证人在去年6月预审时的供词指,辛明珊死后,生意减少50%。证人回答说,是死后短时间。

多伦多台湾商会前会长辛明珊被杀案继续审讯,辛明珊的胞弟Ben出庭作证。他在庭上表示,与姊姊平时并不亲近,也和她儿子卢彦轩极少谈话。Ben又承认知道辛明珊有很多债,所以找律师删除他担任辛明珊遗嘱执行人的身份。Ben首先表示,自己与母亲居住在多伦多北约克Team
Dr.
2号的Condo,他姊姊遇害前与他们一起居住,并计划搬到同一条街对面的一幢Condo。母亲曾两度致电问辛明珊下落他说,辛明珊遇害当日,他留在家中等待辛明珊与母亲午膳回家。原本计划是他驾车送母亲和辛明珊到密西沙加市的镇屋,母亲留在镇屋,再送辛明珊返回店铺,拿取宝马7系汽车的车匙。当时所用的汽车是他母亲名下的银色平治C系房车。他送两人到密市的镇屋,看到有一辆路华小型SUV停在车位,于是停靠车道。母亲与辛明珊落车后,他继续等辛明珊。辛明珊在几分钟后走出镇屋,告知不需要他载去店铺。他说,离开后先到一个加油站买彩票,再到Square
One的Wal-Mart购物,离开时才发觉驾车所用的是辛明珊的车匙。被告Justine
Ordonio的代表律师Daisy
McCabe-Lokos盘问证人,何时知道辛明珊失蹤时,Ben说,当天傍晚接母亲电话,询问辛明珊是否已经回家。母亲后来再打电话给他,问辛明珊是否已经回家。他被律师问他与辛明珊是否亲近时,想了大约10秒才回答说,不亲近,平日甚少交谈。他说,辛明珊儿子每个星期都会到家吃晚饭,但并一定;而辛明珊甚少与儿子卢彦轩一齐在家中吃晚餐。他与卢彦轩极少谈话。辩方律师问他,是否因为知道辛明珊有大量债务,因而找律师除去他担任在辛明珊遗嘱任执行人的身份。他说,卢彦轩控制了辛明珊的公司,如果要担任遗嘱执行人,将要花一笔钱聘请律师和会计师,也会影响他的生活。他也知道辛明珊有很多债,也从文件中知悉,她有一宗涉及100万元的私人官司。一方面是不想接受辛明珊的生意,另外是知道辛明珊有涉及大笔金额的官司,但并非债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